同志说故事:生而为gay,活在他人嘴里

文/中岛君

大辛自杀了。

从十三楼跳下来的他,血和脑浆在地面上迸射开来。

或许死不瞑目,对世间还有留恋。

大辛的灵魂飘在空中,看着事后的一切。

120和警察先后赶到,初步勘查,排除他杀。

拖走尸体时,几个警察露出怜悯的表情。大辛欣慰,原来还有人可怜他。

现场解除封锁后,未清理的血迹旁聚了一大群人。

“真是可惜了,只有26岁,长的白白净净的,也不知道遭了什么难处,有什么事和我们这群老太讲讲,哪有过不去的坎”

居委会张大妈这样说。

“说的是啊!好好的小男孩,交了个下三滥男朋友,又是吸毒又是赌博的,把孩子带坏了。我一个老头子见得多了,哪说容不下一个同性恋,不就是见不得一个好孩子学坏嘛!”

门口传达室李大爷这样说。

“听房东说,和这孩子在一起的小伙子个顶个的帅。看来这孩子也是好人缘啊,有啥话不能找别人唠唠,非得寻短见呢!”

隔壁王阿姨这样说。

大辛没想到,

平时横眉冷对的邻居,

竟会惋惜自己的死,

甚至还想帮助自己。

他的心里有些感动,

甚至有些后悔,

大辛真的很想再重新活一次,

但死了就是死了,

没得办法了。


奈何桥头,

大辛领了号,

排着长队,

准备去喝那碗了却前世的汤。

“叮~~~~~~~”

被叫到号的大辛,被一大团花和人簇拥。

“你好,大辛!你是奈何桥第999999999位领号人,我们将奖励一次重生机会给你”。

还未反应过来,大辛就被推搡着与牛头马面合了影。

常年冷着脸的孟婆,

竟然一脸笑容地献上重生卡,

大辛一阵眩晕,便没了知觉。


醒来的大辛,确认自己的确是重生了。

只不过时间回到了跳楼的五秒前。

刚刚吸的毒,

在体内不停翻滚。

大辛从窗台上下来,

看到在旁边同样吸完毒正在扭曲的男友。

我要戒毒!

我要重新做人!

我要对得起那些关心我的人!

大辛坚定信念,

在房间里缓了半个多小时,

感觉毒品稍微离开自己的头脑,

便出门,想去重新认识那些邻居。

居委会的门开着,

他正准备走进去,

就听见张大妈在大声的讲,

“那个大辛,知道哇?是个同性恋!整天被男人插屁眼!啊哟,我都一大把年纪了,谈到这种人,都觉得恶心。”

大辛被这套言辞吓出一身冷汗,

他连忙逃走

刚好遇到正在小区里遛弯的李大爷。

“李大爷,你好!”

大辛恭恭敬敬地和他打了个招呼。

李大爷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李大爷,感谢…”

大辛想感谢李大爷的关心,

却只见对方匆忙走开,

“啊,传达室电话响了,我去接下”

嘴里还碎碎念着,

“这死崽子别把艾滋病传染给我,听说同性恋都有艾滋病”

大辛有点恍惚,

曾经对他那样关心,

如今为何形同陌路,

拖着虚弱的身体,大辛回了家,

隔壁王阿姨和她的外孙女刚好推门出来。

“王阿姨,你好!”

大辛心存一丝希望,

和王阿姨打了个招呼。

刚踏出脚的王阿姨,

把脚和外孙女一起扯回房门里,

狠狠关上防盗门,

隔着门向他喊话。

“小伙子,房东找过你三次要房租,你都不在。”

“王阿姨,我没钱了,能不能…”

“王阿姨,前天刚做了个检查,以后花钱的地方可多了,你去别家问问吧”

“同性恋果然旁门左道,恶心人就算了,还好意思找我借钱,这种人死了都不为…”

王阿姨发现刚才关门没关严,

门缝将她的话原封不动地传进大辛耳中。

“小伙子,你去别的地方借借吧!”

说罢,用力的关门,

将大辛隔在门外。


十分钟后,

大辛又一次跳楼了。

只不过,

他这次没死成,

躺在医院里,

成了植物人。

街坊四邻都说,

像大辛这样,

还不如死了。

看了这个小故事,感觉内心没有波澜的人都是铁石心肠的或者麻木了已经~

以上授权转载于公众号:中岛君